返回

日月同辉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07章 疯狂(第1/2页)
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胡齊亞上前一把揪住那队长的胸襟,对着那张奸笑的脸狂怒道:“你再胡说!老子杀了你!”

    那队长痛快大笑道:“老子没胡说!——”抬手指着王壑幸灾乐祸——“你一炮轰了乾元殿,皇上连根毫毛都没伤,却把李菡瑶那妖女炸死了!哈哈哈,狗咬狗!可见上天也不容你们乱臣贼子!罪有应得!”

    王壑耳听不清眼也看不明了,满心茫然无措:

    李菡瑶死了?

    李菡瑶被他炸死了!

    他原计划不是炮轰乾元殿的,原计划三炮都要轰向皇城南门的,因为迁怒吕畅利用假李菡瑶计诱他,因为得知李菡瑶倾心张谨言而痛苦难受,才一怒之下临时改变计划,炮轰乾元殿,以此震慑、报复昏君。

    谁知,郝凡就是李菡瑶!

    他炸死了李菡瑶!!!

    乾元殿就在乾阳殿的前面,王壑转头看过去,只见火光冲天,已经烧成了势。刚进来时,他热血沸腾,因为这是他的战果,眼下他只有无尽的悔恨和恐惧。

    忽然他撒腿就跑,大红斗篷飘起来,像一团红云,扑向那火焰;又回头冲众人下令“救火!快去救火!”

    众人一齐呆滞——

    烧成这样,如何救?

    王壑已经冲到乾元殿后,昔日巍峨、庄严的宫殿已经坍塌,而那些用来建造宫殿的皇家专用良材,如金丝楠木,无论多彰显皇家威仪,眼下都成了烧火的木柴,似乎它们的优质,连燃烧的火焰来也格外旺盛。

    王壑从未这样绝望和无助。

    当初听说爹娘出事时也没有。

    也许是王亨和梁心铭在他心中太过出类拔萃,也许是他们的“死不见尸”,又或者是他不肯正视现实,总之,他不相信爹娘真死了,因此并不绝望。

    上次李菡瑶被泥石流冲下山崖,他虽痛入骨髓,也没这么绝望,因为他心底也残留了一丝希望,希望李菡瑶逃走了——后来果然李菡瑶又现身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他觉得自己的好运气耗光了。上天为了惩罚他炮轰乾元殿,让他自食恶果,亲手杀死了倾心的女子!他眼看着大火吞噬毁灭乾元殿,理智崩溃,信念崩溃,觉得自己真是乱臣贼子,正在遭受天谴。

    不,他不肯认命!

    他要找到李菡瑶!

    “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他不依不饶地喊。

    赵朝宗见他丢下众人不管了,担心唐机反攻,又担心俘虏闹事,急忙交代属下警惕各方,然后追过来,大声道:“哥,都烧成这样了,怎么救?这也没水呀。”

    王壑吼道:“用土填!土灭火!”

    赵朝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哥一定是急糊涂了!

    王壑并没糊涂,后知后觉地看向脚下地面,大理石地面光洁可鉴、恢弘大气,且不说他们眼下没有工具,就算有工具,等挖开大理石,刨出土壤,李菡瑶恐怕早就烧成灰了;纵然未烧成灰,残躯怕也烧成了黑炭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令王壑疯狂,年方弱冠的他遭遇到人生第一个致命打击,浑身虚软,五脏绞痛。

    他痛苦得喘不过气来,跪地,面色狰狞地瞪着熊熊大火,修长的手指狠狠抓向地面,霎时染血。

    赵朝宗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王壑虽比他没大几岁,但一直以来,给他的印象最是处变不惊、深不可测,哪怕对造反这件大事,都能算无遗策、从容布局,从未这样疯狂过。

    这李菡瑶长得很美?

  &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记住【https://m.linshuwu.com】完整网址,防止网络运营商屏蔽,造成无法访问的情况!
上一章 目录    存书签 下一章